中午接到老爸来电,说姑丈去世了。很难想象出生至今,身边离逝的第一位亲戚会是姑丈,姑丈虽不年轻,但印象中身体还算硬朗。不过坦率讲,从小至今,虽然与姑丈接触得不算太少,但脑海里关于姑丈的记忆确实不多。生命的离逝已无力挽回,留下的唯有碎片般的记忆。

 头戴探照灯,肩批汗巾,脸上几抹炭黑的青年。

关于姑丈的记忆开始于年幼时爷爷的讲述,印象中这是一位年轻敢为、勤劳的小伙。年轻时合伙挖煤矿,娶了年轻貌美的姑姑,记忆仅此,模模糊胡。一来这只是爷爷讲的众多故事中不怎么“对味”的经历之一,二来时间也久,记忆模糊。

小吃店来了个大叔,被烧黑的高压锅里有香喷喷的肉松!

说来奇怪,这个场景是我自记事不懂事以来,对姑丈记忆中最明晰的一个。那时爸妈还在南门头楼道下小间里开小吃店,姑丈来过,烧锅场景亲眼所见,历历在目,至于之后有没有吃到肉松、肉松味道如何,却没有半点回忆了。这就是所谓选择记忆吧,又或者是大人哄骗下的YY——偶尔怀疑当时锅里到底是否肉松,高压锅能做肉松吗?

摇椅上的姑丈表情怡然,摇椅被我们当玩物时,却一脸严肃。

到了懂事点的时候,去过一次姑姑家。对那张姑丈的摇摇椅印象最深,姑丈不在时,那是我和姐姐的最爱,可以是翘翘板,也可以是摩托艇,一切只在YY中。

姑丈和爸爸合伙开店,结果闹翻了,竟还惹怒了爷爷,他必是个贪婪的人……

再后来就是姑丈和爸爸合伙开店,结果闹矛盾,不欢而散。还因此影响到和爷爷的关系;从此联系便少了。姑丈投资爸爸的店铺,合伙经营了一段时间,因为意见不合要盘店,财产分割的问题更加剧了矛盾,最终以爷爷替爸爸出一部份钱,姑丈退出而告终。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明白的,小学的我哪关心那么多,只知道爸爸爷爷作对的人必是坏蛋。不过这些现在谁又在乎这些呢?

清晨,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后座加长,带着两个幼儿。

之后姑丈一家到广东打工;那应该是段比较艰苦的经历吧,表哥表姐婚后在外打拼,孩子需要姑姑姑丈两口带。起步时一家人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姑丈常需要一辆自行车带两个孩子,送他们上课。导致姑丈离逝的病根估计也是这段时间积劳成疾而来。

略显老态的男人,哄着怀里的孙女,眼里充满慈爱。

大学的一个暑假有去东莞老五表哥那玩,看着已略显老态的姑丈,带着猪宝宝脸上增添几许慈爱。

清晨五点,一家人围坐在消瘦长者身边,泣不成声,悲恸万分。

苦尽甘来,好不容易儿女长成,老五表哥事业有成。本该安享晚年的姑丈却为疾病困扰。

写于异年同日:

  1. 2010:  纯CSS 利用“-moz-box-shadow”为图片添加阴影效果(8)
  2. 2010:  推荐本博加入的两个推广方式(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