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公司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照例乘坐上午9点27经永安的K636,照例上车后趴桌面打瞌睡。

睡意朦胧中,听到隔壁座俩女生聊到初中物理老师建议同学们毕业后要离开小岛。聊到每次放假回家都被海风吹黑,回学校一段时间才恢复……大概是家乡在平潭,福州师范类的应届生,正在三明一中实习,这次回福州办实习介绍函,顺道玩几天。

说到她小时候寄养在姨姨家里,每当受委屈就不懂事地跑回自家空屋门前哭。四年级以前学习成绩一直不好,老不及格,差点在二年级时留了级。直到后来爸爸从省外回到身边,才开始练字所以到现在写字难看,成绩也是在那之后转好。


大一大二参加了学生会还有不少社团,有一个愿意倾听并不断鼓励她的舍友。大三开始辞去学生会部长和其他职务专心念书,拿了奖学金,还在这一年里通过驾照考试,申请入党目前处在预备期…… 忙碌而充实的一年 呵呵。
提到教练的世故,说到自己对社会现象的看法。中间妈妈来电,怪她怎没给领导送礼,答曰“我在这实习都没发工资,还要送礼。送自己老师还可以接受,那些领导我又不熟,凭什么送他们……”。当然,这些是电话后她们聊天的内容,电话里讲的是本地话。看来她有个有心的娘,说是之前也给任课老师送礼,但毕业后才让女儿知道,女儿却没觉得任课老师特别待她什么的。
用“能屈能伸”来形容自己的胃口好——耐得住饿,也装的下饭,甚是有趣……
还有一些一时记不起了,想起再来补充。

相似的经历,一样的社会观,空白的大学恋爱史……这些描述总能让我回忆起自己的经历。仿佛面对两年前的自己。
有些奇特的感觉,也许就是所谓的“同命相怜”,或者惺惺相惜,也可能是无意倾听的罪恶感。无论哪种解释,结局是旅途终点恍如梦醒的一次错过。

写于异年同日:

  1. 2010:  加入博客分享社区 YouSayToo(1)
  2. 2010:  delphi编译就报毒(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