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是五月一日,但很模糊,翻遍网络记录(weibo、街旁)也终于无法考证出确切时间,暂且认作五月一日吧。

一直以来,受“网络上出现过的信息,永远不会消失”这句话的影响,误以为只要在各种互联网服务上保持活跃,终可以通过彼此的关联 映射出经历过的事物,因而忽视了博客的记录。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高估了社交网络的记录能力,至少证明它目前还没能达到纪录经历的要求。

说回那次回家的经历。主要是一段时间来,电话中老爸提及为装修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及装修过程中的诸多不顺。回到爷爷住处第二天和爷爷聊天,才发现问题更深层的原因——爷爷对老妈的误解已然非常深刻。

写于异年同日:

  1. 2013:  nydus推荐(1)